极速28官网app

● 王小弘老师:学好作文需要“三心二意”

来源:    日期:2013-4-15    浏览次数2937

学好作文需要“三心二意”

 
作文是文字表示的艺术。图形靠直不雅观视觉冲击来感受,文字符号不是图形,其情其意,需要动脑筋才能领会得到。不爱动脑筋的人,不爱读文,只爱读图,看电视、玩游戏,只爱好跟图直接相关的,心易浮,气易躁。爱读图,也爱读文,这样才可能学好作文。
真正把作文学好,简单概括一下,需要“三心二意”。
一要静心。
作文的学习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,但不见得是好玩的事。作文之趣,在于投入思考,激发想象,勇于创造,没有哪一环不需要静心。有种不雅观点是鼓励孩子背好词好句,并要求将好词好句用到本身的作文里,却没有想过,那些好词好句是作者如何写出来,需要的是静心创造啊,不去感受作者的心,却只当做任务背下来,当然是本末颠倒了。有些老师喜欢带孩子玩游戏,认为学中玩、玩中学符合孩子的特点,却没有想过,学习不是为了去适应孩子的特点,而是要改变孩子、引领成长,要引导孩子脱离玩的心态,进入学的心境,玩就玩得尽兴,学就学得专心,怎么可以边学边玩呢?当然,我这是只从作文角度来说。
思考是培养静心的好方法。思考不在于是否有深度,而在于是否有层次。思考后要试着得出结论,结论不在于是否准确,而在于是否合理。热闹就难以思考,热血沸腾基本上都带来冲动。有人或许认为,孩子哪里会思考,他们根本就不成能静下心来思考。通过我们的课堂实践,可以必定地说,孩子与大人一样爱思考。举个例子,比如我们有个二年级的孩子,写了这样一篇写话操练:
【今天晚上,我在家里写作业,妈妈表彰我写得快。可是在弹钢琴的时候,我弹的是对的,妈妈非说我弹的是错的。我心想,我弹的是对的,妈妈为什么偏说我弹错了呢?假如是我错了,我会去反思本身。
我越想越生气,就越弹得不好,妈妈就打我的头,都快把我打笨了,我很沉痛。弹完钢琴,妈妈带我放水洗脸,我喊妈妈,妈妈不理我。我想,妈妈又说了我弹错,又打了我的头,为什么还不理我呢?我特殊沉痛,难道是因为妈妈实在太生气了,所以才不理我吗?可是我也很生气啊,也没有不理妈妈嘛。
那天晚上我哭了很长时间。(作者为二年级学生孙丽娜,任课教师:汤可可)】
从字里行间,我们分明看出了孩子独立的思考,这种思考需要得到必定。课堂上通过师生对话所激发的思考就更多了。很多来我们课堂听课的人都感叹一点:为什么我们不带孩子玩游戏,不给孩子讲笑话,孩子还那么喜欢上课呢?其实,这其中要害奥秘之一就是,我们在课堂上引导孩子感受到了思考的乐趣。
二要耐心。
都说爱好是最好的老师,孩子学不好,要害是对学习不感爱好,所以培养爱好是要害。但事实是,怎么可能有一个孩子对所有需要学习的科目都感爱好呢?并且,短暂的爱好只是好奇,持久的爱好需要目标,一个人一辈子能成立多少目标?又有多少目标真正切合孩子的人生成长?所以,爱好对于成功者而言,是必然的心态;对于失败者而言,却是一句谎言。孩子在校学习过程中,面对的现状是,感爱好的要学好,不感爱好的也得学好。学习是生活中的必修,积极、准确、合理地面对学习的苦累与乐趣,认清学习的本相,比一味强调爱好要主要。
形成这种认清的能力,最需要耐心。
孩子的熟悉,是一层一层深入的,一口吃不成胖子。比如对于“春天”这个词的熟悉,最先觉得它就是暗示一个季节,以及附在这个季节上的、从各种书上读过的标致景致,优秀一点的会结合生活来判定,这个季节有标致,也可以有不标致;然后会逐步理解到这个名词的意味,驱走严寒,带来暖和,勃勃生气,布满希望,譬如人生的春天,生命的春天;再后来,会将这个词嵌入生活的细节,体会它的温情与浪漫,心中会有花朵开放,然后,会感知到万物轮回,开放与凋谢,完整与残缺,感知这个词语内含的哲学与想象,这不再单单是一个词,它会成为个人审美的一部门,透过它来看自然,看社会,看人性。一个人对身边世界的审美,总是通过一些词折射出来的。这个熟悉的过程,当然需要耐心地学习,没有耐心,浅尝辄止,就不会有这样的进步。有些人觉得本身什么都学过,什么城市,弄不好就停留在浅尝辄止的肤浅上,最终变成一个只会夸夸其谈的人,仍然写不出好作文来。
即便是有了独立深入的思考能力,动笔写作的时候,也还需要耐心。我经常碰到一些天资聪颖的孩子,会想能说,就是写不好,因为懒得写字,觉得写几个字就累得慌,或者只把作文当做一个任务来完成,心里惦记着玩。耐心的缺失,就导致了天资的浪费。耐心缺乏的孩子,有的就是从小最先,就被“爱好是最好的老师”给误导了,对没有爱好的事情,轻易就可以放弃。
培养耐心,从小就要最先,用生活细节一点一点积累起来,才会形成持之以恒的品质。
三要真心。
中国的作文教学饱受诟病,其中最突出的病就是教孩子说假话。不怪那些教的老师,假如成天生活在一个假话环境里,不说假话就得付出莫名其妙的代价,老师也是普通人,即便有悬壶济世的仁心,也没有傲立风雪的成本。并且,一度认为,教孩子说假话,就是作文之道,是为孩子好,是为了获得好成就,是教学的努力标的目的。我刚最先研究作文教学的时候,就被假话盛行的现象吓坏了,以为童年王国就是假话王国,即便高中生写文章,也是言抱负就说大话,表真情就说空话,发议论就说套话,描细节就说假话,把我看得目瞪口呆。这显然不是在学作文,而是在扭曲人性,欺侮人格,玷污语言。
后来我发现,很多老师之所以喜欢让孩子们在作文中说假话,是因为假话看起来标致的样子,或者说出来的阿谁理儿比力符合老师的口味。喜欢标致的句子,显然是值得必定的,但是,为什么没有发现,写真话比写假话更轻易标致呢?
比如有位三年级的小伴侣在一篇题为《吸尘器妈妈》的作文里写了这样一个句子:
【我和同学在家里玩枕头大战,把家里弄得特殊脏,水泼在了地上,牛奶洒在了地上,饼干屑掉在了地上,引得蚊子快活地飞来飞去。(作者为三年级学生韩灵任课教师:汤可可)】
这就是孩子真实的视角,有童趣,有真情,有童年的敏锐不雅察看和表达节奏。我看见“蚊子快活地飞来飞去”这样的句子,简直就觉得本身也回到了童年。这样的标致创造,源自孩子真心表达生活。非要孩子往假里说,编都编不出来。
我一直坚持认为,作文是引导孩子用本身的语言表达本身眼里的世界。每个孩子眼里都有一个世界,真心表达需要庇护,需要尊敬和引导,它是标致创造的基础。
真心写作是创造的基础,这原本是一个常识。没有忧国情怀,杜甫写不出“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”,没有思亲心切,苏轼写不出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”。
作文最大的主题是善与美,善与美也是以真为基础的。学作文,先要学会勇敢、真诚地把本身最真实的体验、最真切的感受表达出来。是的,必然要勇敢。
第四,努力写有意思的语言。
关于作文,一直有一个困扰人的问题:作文是写给本身看还是写给别人看的。很多作家表态,就是为本身的内心写作。这点我也不反对,我本身写作,的确也很少考虑到为特定的读者下笔。但是,这与努力追求语言的有意思并不矛盾。或者说,内心觉得写作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,就必然会去追求有意思的语言。反过来说,追求有意思的语言,会促使我们对学习写作文产生更大的爱好。比如我们上课也是这样,老师的白话表达比力有意思,孩子就喜欢听。
对于学习作文来说,什么样的语言比力有意思呢?
布满童真、富有童趣的语言。童真童趣装不出来,套不出来,编不出来,须得遵循童心的指令,真正做到“我手写我心”。比如我看到我们一篇二年级的写话,就写得挺有意思,写话的标题问题叫《台板下的猪头》:
【今天,我回到家里写作业,忽然看到台板下“请清理桌面”的提示纸条变成了“猪头”。我气得耳朵冒烟,心想是谁干的好事?不到一分钟,爸爸微笑着从客厅走到我房间来,我严厉地问:“爸爸,台板下的‘请清理桌面’怎么变成了猪头?”爸爸却说:“因为你桌子上的东西已经超过了三样,假如只有三样或三样以下,我就马上给你换成‘请清理桌面’”。
我听了,马上皱起眉头看了看我的桌子,有纸,笔,尺子,簿本……的确是很乱。但是,爸爸没理由说我猪头,我和伴侣们一起玩时,大家都说猪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动物,驴才是世界上最笨的动物,爸爸连这个都不知道,我看爸爸是驴头。(作者为二年级学生朱云坤,任课教师:汤可可)】
形象感很强的语言。作文学习中有一种误解,以为把话说清楚,就等于运用说明的表达方式,其实,枯燥的说明方式非常不利于把话说清楚,因为有很多意思,用说明的方式说不出来的,比如体会到的表情、感受到的眼神等。孩子原本就是直觉形象思维,很有利于挖掘、创造出丰富的形象语言,可惜日常教学只强调规则、规范,干巴巴的说明语言更多地符合了这种要求,发达的形象思维在枯燥的表达中被日益磨损,真是太可惜了。心理学上说的“语言是思维的物质外衣”这句话,只被作为教师资格证测验的填空,像大多数课本常识一样,腐烂在背诵、测验中,这不单单是学习的悲剧。
作文的语言没有意思,写作文就变成了一件无比乏味的事情。
第五,努力探究表达的意义。
把表达意义只定位在价值不雅观上,这是教学中很遍及也很糟糕的现象。孩子的价值不雅观,是需要在大量生活细节中慢慢感悟形成的,在习作中要求孩子表达不能体会的意义,相当于毁损这意义本身。
在作文学习中,可以更多地将表达意义定位在思想与情感上。独立思想,真挚情感,是习作表达最主要的意义。人云亦云,虚情假意,写作文就没了意义。
思想就是对人、对事、对社会、对世界形成的不雅观念,什么样的成长环境和保留状况,可能会决定产生怎样的不雅观念,但绝不能说,孩子那些纯真的、幼稚的不雅观念就不是不雅观念。在作文中表达本身的不雅观念,不论这不雅观念浅显或深刻,单纯或复杂,只要是本身的,就是有意义的。
情感表达在习作中尤为主要。人之情,非神非兽,有爱有恨,长短,真假,善恶,美丑,都需要在成长过程中一点一点去熟悉感受,从生活中体会,从书本中领悟。有情之文,天下妙文。倘若作文中的情,都是“引用”、“借鉴”的,作文完全没有了意义。
学好作文需要这“三心二意”,不单是为了测验,更为了提高审美,增长聪明。我常说测验有机械应试和能力应试两种。就作文而言,那种背、抄、套、模的手段,就是机械应试,属于瞎猫碰死耗子,前提是,先得整成瞎猫。此“三心二意”的原则,则是能力应试的策略。
 爱普语文教师 王小弘